“双减”前夜,k12头部教育公司做了哪些预案?-捕鱼游戏高爆版

注册

“双减”前夜,k12头部教育公司做了哪些预案?

2021-07-02 08:00:00 - 短书

“双减”之下,教育公司不得不做出调整。

“双减”意见审议通过、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等进展,仿佛都在传达一个信息:距离“双减”政策出台不远了。而实际上,此前流转在各个社交平台的传闻,部分已有相应的政策文件出台。

无论是官方发布还是传闻,敏感的二级市场总会在消息之后出现波动。而“双减”下的教育行业,除了股价和市值,企业还有哪些变化?

半年前被众星捧月的启蒙赛道如今归于寂静:企业关停业务、裁减员工,原寄希望启蒙业务拉动增长却险成负担。政策监管下,向后延伸至高中和成人成了当下不少k12企业的选择。

为规避政策风险,k12在线教育公司正考虑从在线直播大班课的主流模式“退回”ai课、录播课。如果校外培训时间被严格限制,进校是否存在发展的可能?一直不温不火的出海方向又是否是k12企业时下的优选?

在政策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按季度披露财报的上市公司希望继续交出一张好看的业绩单,前期拿下多轮融资的独角兽也想寻求回报出口。

“双减”之下,教育公司不得不做出调整。

启蒙赛道生变,成人业务能否成为救命稻草?

于企业而言,业务调整通常是受行业市场环境、公司业务成绩等影响。对教育企业来说,或许政策才是近期最大的变数。

启蒙教育是最先出现变数的赛道之一。按教育行业入口年龄的逻辑,低龄段向来被视为k12企业战略要塞。3~6岁乃至0~6岁的教育产品曾在短时间内喷涌而出,并一度成为广告位霸屏选手。

但随着“不得对学龄前儿童进行学科类培训”规定的落地,将0~6岁群体作为培训对象的教育企业不得不重新考虑启蒙业务的去与留。

今年上半年,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和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都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违规进行培训。

变化也随之发生。5月28日,高途对外宣布,根据《未保法》,决定停止小早启蒙面向3-6岁儿童的招生工作;6月8日,作业帮证实内部存在人员流动,低幼业务被裁撤。

早在今年3月份,启蒙赛还掀起一阵更名潮,相继去掉“ai课”标签。好未来旗下“小猴ai课”更名“小猴启蒙”,猿辅导将“斑马ai课”改为“斑马”。同是3月份,大力教育的瓜瓜龙、掌门教育的小狸ai课以及斑马则陆续在语文、英语、思维的基础上向音体美等素质教育品类拓科。

更名、拓科原本可视为业务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的必然选择,但在政策背景下,赛道各选手的这一举措更有一种求生谋变的意味。

启蒙赛道生变,k12前景未明,原本拼命将用户年龄段往前拓到3~8岁的k12企业开始做出调整,在政策导向下,向上延伸似乎显得“更安全”。

在头部k12教育公司中,转头押注成人决心最为明显的当属高途。近期,高途旗下成人教育产品高途在线屡屡现身。

今年4月,高途副总裁、高途在线负责人祁秀平就曾对外宣布高途在线“三年为期,行业第一”的发展目标。祁秀平还介绍,目前,高途在线在线下开设了自己的渠道团队、校园团队,并希望未来两三年在地面形成一个8000到1万人的服务团队,覆盖1200所本科院校,3000多所高校。

高途近期发布了“校园市场专员”的招聘信息,主要负责策划、组织、执行校园推广活动,收集意向用户信息,完成课程销售。有职业教育行业人士向芥末堆透露,高途今年在高校推广的投入约有1个亿。

裁撤启蒙业务、宣布全面停止信息流投放之后,芥末堆发现,高途在线的广告悄然出现在微博开屏页,并通过kol在微博带起#人生向上又高途# #新青年进阶之路#的话题热度。

 

左图为高途在线的微博开屏页投放;右图为作业帮成人业务招聘信息

除了高途,今年年初,作业帮也悄然上线成人教育在线学习平台“不凡课堂”,但前述职业教育行业人士称,半年多以来,不凡课堂也没有什么声量。

近期,招聘平台显示,作业帮正在招聘“新项目负责人——成人业务”,负责成人教育新项目的整体规划, “课程运营--成人教育”“用户增长经理--成人教育”等,以及实用英语、财会等成人教育课程的教研,主要为“成人教育业务部”和“新流量业务部”招兵买马。

如今,禁止对学龄前儿童提供学科类培训被写入法律,启蒙教育开始急刹车,抑或选择多道并行。选择成人业务或许则是k12头部企业对冲风险的选择。

但另一方面,成人教育领域也并非一片蓝海。经过20多年的积累,成人教育领域也坐拥千亿巨头的中公教育,以及粉笔公考、考虫等新兴的头部在线职教公司。这意味着,k12头部在成人教育赛道将同时面临来自赛道“原住民”和同样做了调整的k12企业的竞争。

考虑进校,“回到”录播

除了将年龄段向上拓展,k12教育公司还有哪些业务方向?

4月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线下校外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线上不得晚于21:00。留给校外培训机构的时间和空间似乎并不多。

当校内教育得到更多重视,不管是课后三点半服务,还是教学与课后作业环节都将对教学服务的内容和质量提出更多要求。已有了一定量的题库、数据、技术等积累的教育企业是否能在此时发挥作为“公立校有益补充”的作用?进入公立学校会是教育企业的一个业务方向吗?

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共有21.08万所,在校生达1.56亿人。毋容置疑,公立学校背后拥有一个集中且庞大的学生群体。

主攻进校业务的企业多是作为内容提供商,或是采用工具进校的方式。但随着商业化探索的推进,进校作业类app的发展路径大多是从纯工具产品向更多元的面向家庭辅导及素质类学习产品、或者直面k12用户的教辅产品方向演进。

成立于2011年的一起教育科技最初就是以作业为切入点进入公立校。后来被字节跳动收购的极课大数据则从考试阅卷切入,向学校提供扫描仪和云端数据服务,通过扫描试卷采集学生的学业数据,并向老师的教学提供辅助。

如果以to c为主的k12企业在c端业务已然成熟后走上进校的路径,题库和数据的积累也将成为有利支撑。

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进校案例洋葱学园则是通过提供动画视频课程讲解知识,在课中、课后设置交互练习,这样的模式被称为“人机互动”,也即ai互动课。

校外培训监管加强的背景下,出于对“培训”到底如何界定的担忧,有k12教育公司也正在考虑回到没有主讲老师实时授课的ai课或录播课模式。同时,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将不再对清北网校继续加大投入,重点转向 ai 录播课。

随着在线教育兴起,关于授课模式的讨论、尝试与变换便不曾停止。在线双师直播大班课曾以名师、性价比,以及最大限度放大主讲老师产能的优势,在与1对1、小班课和ai课等模式的角逐中突围并成为主流模式。但大班课互动性弱、辅导老师人力需求大、获客成本高等问题也十分凸显。

在技术还在不断尝试降低直播延迟、增强互动感之际,k12在线教育企业的目光却又重新回到ai课和录播课上。这其中存在企业规避政策风险的考虑:一旦校外培训时间被限制,真正没有时间限制的ai课和录播课或许就是一个及时的预案。

在洋葱学园联合创始人兼ceo杨临风看来,人机互动是k12在线教育除了双师直播大班课等模式之外的另一种路径。他认为,人机互动是高研发投入、高固定成本、低边界成本的教学模式,有可能实现多快好省。“这也使得人机互动课能实现大范围的普惠。”

从学生学习效果来看,大班课、小班课、1对1以及ai互动课的授课模式到底哪个更优,答案因人而异。而从企业发展角度考虑,ai互动课或许也不失为k12教育公司在当前已出台政策范围内的一种可尝试的途径。

重提出海,是玩概念还是新增长?

教育行业近期也掀起了对出海的讨论。“出海”,顾名思义,即将业务开拓到海外市场。从2014年开始,中国教育出海的方式经历了资本出海、技术产品出海和服务出海三个阶段,目前则是三种并存的局面。

猿辅导目前正在探索出海的方向。实际上,猿辅导早前就开始布局海外市场,以资本出海的方式在印度专门设立猿印、猿竺两家投资印度教育的公司,并投资了印度本地的k12在线辅导平台oda class。

在硬件出海方面,网易旗下的有道词典在2016年就通过工具类产品u-dictionary打入印度市场。

2017年,vipkid则推出了lingo bus,主打5-12岁少儿的汉语培训。但lingo bus方面在接受亿欧网采访时曾表示,海外汉语学习的主力军依旧是海外华人子女。谷歌大客户部政府与公共事业部行业经理 byron在近日教育出海行业研讨会上也直言,和英文学习需求相比,中文就是一个看不到的需求量。

国内政策监管趋严,出海或许也是教育企业寻求新增长的一个选择,但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政治、经济和本地化等都是教育企业出海所需面临的挑战。

以本地化为例,教育企业在国内不同地域尚且存在本地化压力,在教育环境、教育目标有着更加明显差异的海外市场则显得更为困难。伴鱼海外负责人李晓在教育出海行业研讨会上就表示,本地化是做出海时最大的挑战。

更有投资人向芥末堆坦言,并不看好(教育出海),且在国外面临的政策风险不比国内小。

等待“双减”落地,教育企业各有选择

启蒙业务生变、k12前景不明,关于校外培训的监管还有一连串的问题有待被解答。“双减”下,校外培训机构一改此前的高调,在暑期招生关键期的3~6月也显得格外寂静。等待靴子落地的同时,教育企业也正在做预案。

头部k12教育公司已经开始裁撤低幼业务、押注成人、寻求进校或出海,或是在人员规模上做缩减……船小好调头,船大好顶浪,对于新东方、好未来市值超百亿的巨头来说,政策风险或许并不影响其生存,但股价和市值从年初至今也遭腰斩。

虽然大船能顶浪,但也难转弯。对于体量大、业务庞杂的公司而言,直接调转方向或者裁撤的可能性并不大,更大的可能是通过自行组建、投资、收并购等方式开辟新业务。

今年以来,新东方投资的项目就包括素质教育赛道的万域芳菲、公考赛道的导氮教育,以及少儿英语培训的鲸鱼外教培优。好未来则投了校园兼职平台青团社及儿童芭蕾舞教育的快乐芭蕾。

国家政策的监管是整个教育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是行业的共识。呼之欲出的“双减”带来的不确定性成为教育行业每日都需面对的挑战。当下,k12企业的业务调整或许更多是一种对冲风险的选择。

短书,更专业的在线教育、知识付费工具

内容转自网络,仅供免费分享,网上捕鱼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删除,转载请备注原作者及来源

【关于短书】 短书是专注于为教育和内容工作者提供的saas型服务平台, 包含内容付费、在线课堂、教学直播、内容电商、招生营销、客户管理、社群运营、数据分析等八大模块,协助客户打造线上品牌、完成用户沉淀、实现商业价值。